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刀阔斧的博客

开开心心。快快乐乐。 坦坦荡荡。大大方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虾虎儿  

2018-02-02 04:57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虾虎儿 - 大刀阔斧 - 大刀阔斧的博客
 
虾虎儿 - 大刀阔斧 - 大刀阔斧的博客

(照片来自网络)
 

    这叫什么?
    相信大部分博友不认识。青岛的老沧口把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叫做“虾虎儿”。注意,是“虾虎儿”而不是“虾虎”。在青岛,有没有这个儿音,会带来质的区别。比方:小姑,是父亲的妹妹;而“小姑儿”,就成了丈夫的妹妹。
    不管是父亲的妹妹还是丈夫的妹妹,只要她是沧口人,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她就少吃不了虾虎儿。我说的吃,不是品尝,而是主菜、甚至是主食。
    昨天在公交车上,有两个老沧口在对话。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:多亏咱这里有虾虎儿。是虾虎儿救了咱们。
    他说得没错儿。那三年,饥饿的人们天天吃树叶、吃草根儿。
    记忆犹新。
    可是,上帝给我们关上了一扇门,又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窗。陆地歉收,大海却敞开了无私的胸怀。
    那时候的胶州湾,真是个聚宝盆,应有尽有。尤其虾虎儿和蛤蜊。
    吊虾虎儿,我会。
    虾虎儿生长在滩涂上。这须要捎撅(一种把淤泥铲除的专用工具)、一大把比筷子长点儿、细点儿柳树枝、毛笔。把表层的淤泥刮去一层,虾虎儿那圆圆的、像山楂那么大的洞口就露出来了。虾虎儿都是独居,而且是真正的筒子楼——直上直下。把细棍儿插入,这立马让虾虎儿焦躁不安。想想也是。人家本来在里面安分守己颐养天年,一根棍子从天而降,这无异于强拆。恨是一个动词。没有地方上fang,也没有地方提起诉讼,它们只有反抗。于是,它就往外顶,或者说用两只前爪往外推这根细棍儿。推到洞口,你几乎看到它的前爪儿了,然后你就悄悄地用毛笔挑逗,或者说戏弄它的两只前爪儿。虾虎儿哪知道这是你的把戏?它自然要用爪子去抓——说时迟那时快,你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一下子捏住它那纤细的前爪,接着就提溜出来了。
    这就是老沧口说的“吊虾虎儿”。
    那时候不是小吗?每潮(从退潮到涨潮)我只能吊个两三斤。大人们都能吊十来斤。
    十来斤,对一个饥饿的家庭来说,意味着什么?
    其鲜无比。
    不是虾爬子(皮皮虾)哈。这和虾爬子是两个物种。虾爬子有的是。而虾虎儿濒临绝迹。四十年没看见了。这两年刚刚露头儿。
    同样其鲜无比的还有蛤蜊。那时候的蛤蜊才是真正的蛤蜊。那时候的蛤蜊才有真正的蛤蜊味儿。
   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——月亏月盈时。海滩上,挖蛤蜊的人星罗棋布一望无际。在出海口,满载而归的人流浩浩荡荡。前面看不见队伍的头,后面看不见队伍的尾。
    感恩胶州湾。
    遗憾的是,这硕果累累的丰收景象不会再现了。这盆满钵满的壮观场面再也看不到了。
    污染造成了胶州湾的绝产?那是胡说八道。正确的表述应该是:疯狂掠夺造成了胶州湾的绝产。后来的污染只是雪上加霜。真正给胶州湾带来灭顶之灾的是改革开放——当年盛产虾虎儿蛤蜊的滩涂,如今成了高楼大厦。
    所以我经常想啊,在那里买房一定要买一楼。买了一楼,不怕物价飞涨,也不用巴望今年的退休工资又可以增长百分之五点五。他们可以在厨房里往下挖啊。挖不了多深,就可以从里面挖出虾虎儿来。如今这点儿虾虎儿都是天价——一百一斤。守着这口井,也可以像虾虎儿那样安分守己颐养天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4)| 评论(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